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万里49的博客(作品原创)

依亭独自想联翩,潋滟波光碧水间。 古圣今贤多聚处,今昔怀抱我陶然。

 
 
 

日志

 
 

【原创】儿童节过后想起我的童年——共和国的同龄人  

2017-06-04 08:1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第十七天里,当新中国的五星红旗在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上空,高高飘扬的第十七天里,当劳动人民翻身得解放的第十七天里,在东北的黑土地上,在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新华中学,现为鞍山第一中学的附近。一位中学教师的家庭又增添了第三个儿子。这位学识渊博的教师把自己的远大抱负和理想又寄托给这个刚落地的儿子,于是起名为鹏鲲。期望这位儿子将来志向甚大,去实现宏伟的目标,为许家大展鸿图。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以鹏为中间的范字,意欲着希望下一代即他的三个儿子:鹏远、鹏业、鹏鲲让他们象大鹏一样击水三千里,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也。其志甚大,其向更远。让自己的远大抱负寄托在下一代去实现,这位一九一九年正月十五出生的教师,其鸿鹄大志,光宗耀祖的蓝图,将期望在其下一代得以实现。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刚刚赶走国民党,劳动人民翻身获得了解放。这位从事多年教育的教师,在当时新华中学的同乡赵校长的帮助下,在学校的附近从日伪破坏的残垣中,挑选可以利用的日本式的平房,让校工们把破损的门窗稍加修理,就草草地把这四口之家按顿下来,从此这个家也结束了海城、沈阳、旧堡、红河沿、八家子、千山等地的奔波。这就是我的出生地: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南八道街三十一号。

在我们的家庭里,经济上主要是依靠父亲的作教师的稳定收入,来维持着不富裕的生活,但文化氛围颇浓的五口之家。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父亲在中学作教师,母亲在家料理家务,还要照料顽皮的我们兄弟三人,既要忙碌家务,还要教我们学习识字,背小九九,背民谣,练算术。大哥小学是在铁东区实验小学读的,只读了四年就跳级考了中学。这除了他的学习天赋外,还有就是在他的学前受到很好的教育中,父亲的教导和影响,与母亲的教育和他自己好学是分不开的。母亲的文化程度不算高,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女孩子学过高小的人也不太多,也可能是受当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影响,没有继续深造。据说,父、母亲在那的年代里,可以说在家乡方圆几十里也是出类拔瘁的人物。父亲在上小学时,在过年的时候已经可以给人家写春联啦,可见书法已经达到一定的水平。在书法上,老师也是赞不绝口。父亲在考海城师范学校前,因为家庭父母不在,无人资助,经济很困难,曾在一家药房里做过小工。因父亲实在好学,经过努力,在姥姥家的支持下,才去海城考入了公费的师范学校。在师范学习期间,父亲每学期的考试成绩都是名列前矛。不仅学习成绩在前面,而且爱好音乐,并学会弹钢琴,绘画也有一定的功底,他的学业更是鹤立鸡群,所以父亲深受老师的喜欢和同学们的羡慕。听说,父亲、母亲的长辈在当地也都是有一定影响的人物,他们的结合也是门当户对,让很多乡亲们羡慕不止的。

父亲是位非常勤奋好学的人,通晓历史,博学文学,精通日、俄、英外语;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晚年对易经、气功、中医颇有研究;书法上更上一层楼。在辽宁省、鞍山市的书法比赛展览中,经常有父亲的作品展出,也被推荐为辽宁省老年书法协会的成员。在我童年的记忆中,他是一位非常严厉,又慈祥,又好学的父亲。从不间断地充实自己的知识,即使到了晚年,父亲经常手不释卷。俄语就是他通过夜校学习成材的,当时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啦,白天要保证正常的工作,晚上参加夜校学习。经过短期的自学,俄语达到可以能独立教学,并且业务上很出色,担当俄语的教研组长。在五十年初,我们家时常有父亲的同事俄国人光顾。听母亲说,那些俄国人看到我还在吃奶时,就不让母亲给我奶吃,让断奶。人家是从爱护母亲身体的方面来考虑的,来建议的。因此,我对他们很有反感,不太欢迎他们来家里作客。

孩子时的记忆中,和大哥在一起玩儿的时间不多。大部分都在二哥的周围。记得在学龄前,在鞍山刚通有轨电车的时候,当时我们曾设想,汽车用汽油就能开的那么快,电车用电必然要比汽车快几倍,可能比飞机慢点有限。孩子们都觉得挺新鲜的都过来看,也有不少的孩子拿来铁钉子放在钢轨上,钉子被电车压过很像小刀挺好玩的。有一次,我也拿来一根铁钉子放在钢轨上,心想一会儿我也有小刀可以玩了,只见电车疾驶过来,司机发现后飞快下车把我拽上电车,狠狠地训斥我,拉走两站地。二哥见到此情况,拔腿就追电车,他真是在与电车赛跑,追了两站地终于停车时追上了电车,满头大汗、气喘嘘嘘向司机求情才把我放了回来。回到家里,父亲知道后,还把二哥训了一顿。二哥感到很委屈,心里想,是老三淘气犯的错误,还把他训了。有很长常时间里,每当想起这件事,我都深感内疚。

记得应该上学时,头一年是母亲领我去胜利小学面试的,当时我又高兴又紧张,高兴这会要上学了,紧张以后不能再这样无忧无虑整天的玩了。应试的人很多,站队排到我,老师先让我背小九九,因为母亲早已教过我们,不成问题,又出了几道算术题让口算。考完后老师要我们出示户口本,看了看她说,你是下半年出生的,今年不能入学,明年再来上学吧。一句话就让我晚上了一年学。第二年,还是母亲领我去学校的参加考试的,考试通过顺利地上了学。在一年级的下半学期,就成为我们班第一批少先队员。在老师的眼里,我是个好学生,多次被评为优秀好学生。在读低年级 的时候,暑假写作业有一次,不留神多写了几天的作业,自己发现后还用象皮把多写的都给擦掉,现在想起来小时侯的我未免真有点太幼稚、太天真、太可笑啦。

在小学放暑假的时候,我们周围的孩子们,经常在大哥和武文奇大哥的组织下,举行运动会。运动场地就在我们家西侧的空场,项目有跳高、径赛、篮球------。没有篮球架子,在树上用铁丝做个圈就是篮球筐,至于筐的大小,距离地面的高度,和标准要求是无从可谈的,与现在的标准更是天壤之别啦。比赛结束后,还要颁发奖品,我们家西面的小窗户是颁奖窗口。奖品是大哥用纸画的。有时玩的高兴,忘记回家吃饭。

在一九五八年我们国家高举人民公社、大跃进、总路线的三面红旗时期,我们带着红领巾也投身到这场全民总动员之中。在大炼钢铁中,把我们家里原来的 暖气片、房子上的水流子------凡是可以炼铁的都统统地摘下来,上缴国家,送去炼钢铁。母亲也参加了工作,投身到轰轰烈烈地大跃进之中。记得放学后,大家都到人民公社的大食堂里吃饭,我们都感到很热闹,颇有共产主义已经到来之势。

六十年代初,我们国家遭受了连续三年的重大自然灾害。中苏两国的关系恶化,苏联的赫鲁晓夫政府向我国施加政治上、经济上的压力,国民经济受到严重的破坏。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重灾区有的吃不上饭,听说严重的地方也有不少饿死的 。老百姓衣食住行无法保证,政府为了缓解矛盾,让老百姓吃代食品,玉米节子粉,瓜代品,菜代品,什么增量法五花八门的办法也不能让老百姓吃饱。由于吃的食品不能吃饱,更谈不上保证健康,很多人都患有浮肿。国家发现这种情况在学生中普遍存在,政府按排学校给患有浮肿的学生,发放黄豆,以控制缓解浮肿的学生蔓延并有一定的治疗作用。当时,如果谁家能吃上一顿白面的馒头,那怕是全面的馒头,都会让人很羡慕的,可见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已经低到什么水平了,岂敢妄想温饱型的生活。国家困难无法保证老百姓吃饱的问题,为了缓解吃不饱的问题,有时,我和二哥去海城南台张胡台姥姥家,舅舅和舅妈把家里的干菜给我们收拾了不少,让我们背回家来可以暂时缓解一下困难。为了补充粮食不足,我们家还在旧堡的小山上开了一片荒地,种下玉米,到了秋天应该收割的时节,原本想可以有一定收获,可以解决部分充饥问题。可是我们到去那里只看到零星的几个小玉米棒,大部分都被别人给收割走了。应该说是我们给更缺少粮食的,更受饥饿的人作了件善事罢了。

在我的童年记忆当中,第一次喝啤酒。那是在六十年代初表哥李忠会来家作客,他是乘坐黑色上海轿车来我们家的。中午我放学回家,老远就见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有不少的人在围观,在那个年代能乘坐这种轿车的都是够级的大干部,也有种人上人高高在上的感觉。不是现在不管什么级,一律坐奥迪,不管什么官,都坐四个圈。不知是谁朝我喊了一声,你家来客人啦!我一溜小跑地奔家冲去。

进门见到表哥,这位表哥李忠会的年龄要比我们年长二十多岁,是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革命,六十年代已经是鞍钢公司的正处级了。这次参加公司开会结束后,专程来看我母亲的。因为母亲正在单位工作,不在家。表哥就让我乘他的轿车领他去母亲单位找,这也是我第一次坐轿车。坐上轿车的一瞬间,立即感觉到轿车的非常舒适,确实和电车不同,觉得到有一种非常自豪感,为有这位表哥感到荣幸,看到围观的同学、小伙伴们那种羡慕的眼神,心里也有点美滋滋的。把母亲接回来后,他们简单寒暄一会儿。马上做饭,炒了几个菜。还买了几瓶啤酒,因为第一次喝啤酒有苦味,表哥就说嫌苦可以放点白糖,这样才勉强的喝了几口。表哥告诉我们喝啤酒是对身体健康有好处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坐轿车,第一次喝啤酒。

六十年代初,母亲在铁东区的一家木器厂当厂长,我们家里缺少箱子用。把家里的很多木板都拿去,让师傅给做个箱子。当箱子做好我去取时,工人师傅说再拿走一个正好是一对。母亲坚决不同意,告诉我们不能那样做,那是公家的东西。当时,我们还不理解,人家让拿,还不拿。现在看来母亲是非常清政廉洁的。母亲参加工作以来,从工人到当厂长,后来由于机构的合并工作的变动,自己主动放弃了领导岗位,自愿去当保育员。在他们厂里每当提起母亲的名字,口碑是相当好,是全厂公认的大好人。在五八年筹建公社大食堂时,饭碗不够,母亲得知后很大方把家里的大部分饭碗都贡献出去了,由此可见母亲的大公无私的精神。

在上小学时,有一次参加铁东区体育运动会,中午学校没有准备午餐,父亲骑着自行车把母亲做的大米饭、炒鸡蛋,送到市体育场。同学们见到都非常羡慕,我也情不自禁地多吃了几口。下午,参加60米跳绳比赛,可能是吃的太饱,跑的不快,没有发挥出水平,最后没有取上。在这里可以看出来,我们的父母是非常支持我们参加体育运动的。在三年级,学校号召学生拾肥支援农业,还规定每人一定数量必须完成。在当时,看来我们是无法完成的任务,最后被逼迫没有办法,让二哥和我去母亲的单位附近抬了一筐土粪草应付,交给学校才完成任务,还受到老师的表扬。

在五年级时,上数学课王老师讲到亩和公亩的换算的时候,王老师讲错了,我就拿字典当堂与其争辩,公亩小于亩,这位老师被我问的很尴尬,也拿这个较真的学生无可奈何。

记忆中最深刻的是,有一年过春节的时候,父亲让大哥、二哥和四叔去三叔家拜年。二哥和四叔到了三叔家,惟独不见大哥,当时通讯落后落后,没有电话,无法联系不到。(没有现在的通讯条件,都有手机。)大家到处找,不见踪影,怀疑大哥是不是走丢了?父亲也很焦急。最后父亲说去图书馆找找看,当在人们去图书馆里,发现大哥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呢。原来在去三叔家的路上,大哥借上便所的机会,就去图书馆看书了。这也是大哥厌恶世俗,珍惜时间,珍惜学习时光的一种表现。一寸光阴,一寸金。在大哥身上的具体体现吧,利用点滴珍贵的时间来抓紧学习,每当大家提起这个故事时,都会情不自禁地捧腹大笑起来。

由此可见,大哥的好学程度,专研的精神,也是除了在父亲的耳熏目染的熏陶有关,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学习规律。辛勤的耕耘,良好的悟性,勤奋的学习,天道酬勤嘛。这也是父亲为之骄傲,感到自豪的大儿子。七十年代中叶,大哥晋升为正团级时,全家都非常高兴,父母亲更是兴奋不已,认为这真是可以光宗耀祖的大儿子。即使在旧社会里,一个村子也不一定能培养出一位团长来。母亲退休后,应哥、嫂的邀请去了他们的部队——山东省济南市。母亲是第一次出远门,在部队住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见到了两个可爱的孙子许林、许海。亲眼看到哥哥家的紧张的军旅生活,让母亲牵挂的心也放了下来,回家后时常念叨着那段日子,怀念那里的生活。

在放假的时候,父亲经常按排二哥背外语 ,让我背古文观止,唐诗、宋词-------,写大小楷字。当时,父亲教导我们经典的古文、名篇、名诗一定要一口气背下来,背熟,将来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张口即来,出口成章。《古文观止》中的留侯论、岳阳搂记、师说、陈情表------,有的现在仍然可以朗朗地背诵出来,“古之所谓豪杰之士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庆历四年春,藤子京谪守巴陵郡-----”;“古之所谓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这也证明父亲说的小时侯背熟的书,老时也能背出来,是不会忘掉的实践检验的真理。因为我和二哥都在按着父亲布置的作业来背诵,父亲布置的作业,有时还能把二哥的外语也可以背出几句。第一次练习写小楷就是写的,〈〈古文观止〉〉中的《留侯论》,写的是仿宋体。学习古文不仅可以学到文学知识,而且可以学到做人的道理。对于我后来成长中,有着指导的作用,学习古文是收益匪浅的。每当从学校拿回发给的好学生奖状的时候,父母的脸上都会露出喜悦的笑容,自己心里也会沾沾自喜。至今王老师已是白发苍苍耄耋的老人,每次见到她都要提起小学时代的事情,如何尊敬老师,好学等等的故事。由此可见,小学时代的我在老师心目中的印象是相当不错的。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经济条件并不富裕,但文化氛围颇浓的家庭里度过的。国家的经济也处在社会主义发展的初级阶段,经济条件与现在是无法可比的。青年人应该珍惜现实的生活,与时俱进努力创造美好的祖国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